土水穴在胃病中的应用

诊断:胃痛
治疗:土水穴(单侧)必要时加四花上穴(根据情况单侧或者双侧取穴)。另一手则按揉胃口痛处。
快则顷刻之间痛止,慢则渐止渐吐,若加四花上贴骨进针,效果更佳,一般采取单侧取穴,若非吐更甚,取穴一侧,效果甚好。

脑胶质瘤术后治疗

刻诊:记忆力减退,术后月经4月未至,形体胖,面色白,少血色,自汗,自觉疲乏无力,失眼多梦,手足不温,舌暗舌底v曲张,舌边水滑少苔,根部苔白腻,脉:左寸关沉涩,右寸关沉不流利,双尺沉而无力。
诊断:厥逆,(胶质瘤)
痰湿瘀血阻滞经脉,(瘀而成疾)
针方:一组,上瘤.外三关。二组,三重.火菊火连火散交替使用。三天针一次神五穴。
处方:桂技茯苓丸加川芎枳实桔梗炙甘草列当。
治疗三个月复查病灶近痊愈。

No.1——曹浩生师兄医案

主诉:5天前胸部发闷,卧床休息半小时才缓过来,这几天觉得心脏总是有些闷,但不痛。
既往史:五年前坐飞机也曾心脏发闷很不舒服。

针方:心门(左),心常(右),通关,通山(双侧),扎针后病人觉得平静了一些,但无明显改善。
扎针时发现,病人通关,通山处有细微的络脉,黑色或红色都有,较密集,出针时大腿上留了几滴淤血,心常穴也有。
于是在病人双侧手指的中冲,少冲放血,黑血不少,挤了七八次才变回淡红色,少冲尤甚。手指一出血病人马上觉得心脏轻松一些了,再在大腿正面络脉放出淤血,病人觉得好多了,感觉“心脏好像没有了一样”。我笑言不觉得它们(脏腑)的存在才是正常的,觉得存在就是有不舒服了。

No.2——胡军师兄医案

主诉:2018年10月底某日,早起时突然头上、脸上痒,当时没当回事儿,后来越来越痒。约一周后,去当地乡医院诊疗,说上火引起,开了一些药,但用后无效,之后又去当地县医院,开了400多块钱的药,内服外搽,仍然未见片效。
11月20号左右又来县城诊疗,又要开400多块钱的药,岳父没要,中午来我这吃饭,我说扎针试试吧!

取穴:针双侧木穴,留针30多分钟,本想还多留会儿,因他着急要回家故而作罢。
11月25号,他打电话给我妻子,叫去拿青菜,我让妻子顺便问下他的头面痒好了没,他说上次回来好了很多了,过了两天就一点也不痒了。

No.3——柯辉师兄医案

主诉:胸闷气短伴干咳一年余。 患者于一年前无明显诱因突感胸闷,后伴咳嗽气短,ct查心肺无器质病变,血常规正常。

初诊:给予针刺治疗左心门穴,针感传导至小指,患者诉突感轻松,胸闷症状缓解,又加针左灵骨,大白穴,右重子、重仙,内关。留针半小时。
隔一日复诊:患者诉胸闷很大改善,唯起床时略有闷感,咳嗽未见好转。又针刺初诊处方。
再隔一天三诊:患者诉再无胸闷气短,咳嗽次数和节奏大有好转,针刺处方同上次。
再隔三天来复诊,患者很高兴的告诉我已经不咳嗽胸闷气短。

No.4——鲍自体师兄医案

主诉:左肩胛区及上肢冷痛五天。
现病史:自诉左手连及上臂、下臂明显发凉、疼痛,触之温度明显低于右侧上肢。臂丛神经牵拉实验(–),曾在理疗店做过两次推拿,疼痛略减轻,手臂发凉效果不明显。未服用其他药物。

检查/辅检:舌脉无明显异常。影像(CT)示:颈椎间盘突出症(C4~C6)。
治疗:先针刺右侧木火穴十分钟,并活动患肢。病人自诉左上肢发凉感消除,疼痛如故。木火穴起针后,继针右肾关、重子、重仙,左侧后溪。留针45分钟,并活动患肢。起针后诸症皆除。(后两日症状有反复,经巩固治疗七次而愈)

No.5——分枝上穴、分枝下穴治疗马桑中毒

病史:该患者昏迷不醒,四肢抽搐,牙关紧闭,瞳孔缩小如针尖,脉搏基本测不出;

治疗:
给予两侧分枝上穴、分枝下穴针刺1寸左右深,留针60分钟,同时给予大椎放血;
第二天回访,患者已经脱离危险,神智清醒,慢慢的就康复了,至今还健在。

No.6——董针治疗头颈背痛、咯血

主诉:头痛甚8年余,发作3天;颈椎病6年余,颈肩紧绷痠痛发作8天;背痛,经常发作6余年,发作40余天;嗓子不舒服7年余;常发过敏8年。
现病史:头顶枕部及太阳穴紧绷疼痛甚3天,颈肩紧绷痠痛8天,背痛40余天;8年前怀孕时患急性肾炎,治疗1.5年临床治愈,治疗时气管插管后,嗓子一直不舒服,经多家医院治疗基本无效, 20个月来每天早晨咳吐黄色粘痰1口,难以咳出,痰中夹带半个指甲黑色血块。经常过敏,以上半身及脸部为主,月经期加重。受凉后诸症易发加重。经期准,色黑有血块,6天净,量多1天,经期少腹痛(得热痛减)、腰痠痛。素体稍畏寒,余可。

检查:枕颈部僵硬,颈部右侧为甚,项韧带紧绷,面颈部多处发红瘙痒,肩背部下巴有几处痘痘。咽稍红扁桃体稍肿。舌苔稍白腻,脉细。
治疗:1诊 右耳刺络、手法处理结束,头痛立愈
承浆左正筋正宗右重子重仙;动气。
即时效果:针入背痛立除,针灸结束头颈肩部已无疼痛紧绷,自觉很轻松,脸部瘙痒减轻。
(耳背青筋刺血图)
2018/11/27 今早起颈部稍有不舒,脸部瘙痒减轻一半,黄痰易咯出,血块色红、如米粒大小。患者非常开心。
2诊 针镇静,右足驷马左指驷马。
2018/11/28 昨天外出有点受凉,头颈隐隐不舒,背部已无不舒服,脸部红色瘙痒继续减轻,黄痰易咯量减少一半,已无血色。患者连声感谢。
3诊 左耳刺络,针右指驷马左足千金足五金。
2018/11/30 头颈背部已无不舒服,腰痠累,月经将至,脸部瘙痒稍有加重,仍然黄痰易咯,痰无夹血,嗓子舒服。
4诊 针右妇科还巢左腕顺1、2。
2018/12/02及4号 随访2次 患者反应头颈背情况良好,脸部过敏减轻一半,咳黄痰减少大半,已无夹血。建议再针灸几次,患者拒绝。

No.7——运用针脉思想验案二

主诉:颈项部不舒服,头晕,汗出如洗,活动后加剧,晚上睡眠不好,睡后易醒,多梦,白天疲惫。

舌淡尖红,脉左寸沉伏。
先针右侧少府穴,捻转活动项部,自述轻松很多,又针刺左侧少府穴,心门穴,留针45分钟,患者自述项部已无不适。
第二周当面询问,患者不适已无。

No.7——运用针脉思想验案一

主诉:后背凉最近一个月加重。
患者食少,纳差,并伴有乏力,肩膀不舒等症,脉象显示左关洪数,右寸沉微,关部细涩,曾在医院进行系统检测,没有任何脏器病理性变化,曾服补脾益肾中药,见效甚微。

治疗:先针刺双灵骨穴,十分钟后摸脉无明显变化,知针不对症,于是针双侧足临泣、太白,行捻转补法,继续摸脉,右关顿起,有力,一改沉涩之象,右寸略起,患者十分钟自述从腰部往上出现微热向上,达于肩膀处而至,像波浪一样,留针一个半小时之后,患者自述脚心潮热,后背已不凉。
一周后电话随访未犯,且患者自述胃口改善很多,乏力症状减轻,两周后效果依然稳定。
(吴海洲师兄简介:目前为长春中医药大学在读硕士;董针明堂会员;2017年9月拜入董针第三代嫡传弟子邱雅昌老师门下,为董氏奇穴第四代传人,主要研究方向为董氏奇穴和经方。)

No.8——尿急、尿痛

昨日中午看过厚厚的病历资料后,仅予针灸治疗一次,
针方:外间、浮间,肾关
现在已过一整天,疼痛未再发作。现在已高高兴兴地乘飞机回山东当地。
(以下为后续随访跟进内容)
此人酷爱运动,但是每次运动后疼痛就加重,所以说他昨天进行了一个破坏性实验,徒步35公里,竟然没有出现疼痛。
(刘忠民师兄简介:1990年毕业于山东医科大学,博士后;硕士研究生导师,普通外科主任医师,中医师,中药师;董针明堂会员;深圳市中医药学会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,深圳市龙岗区医学会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,深圳市医学会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,深圳市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。长期从事普外科的临床、科研和教学工作,擅长乳腺、甲状腺外科疾病的手术治疗和中医中药治疗。2017年9月,拜入董氏奇穴第三代嫡传弟子邱雅昌博士门下。)

No.9——手指关节疼痛无力

主诉:右手指疼痛无力3天。3天前因修剪石榴枝条过度,致右手指疼痛无力,伴握拳动作部分受限。院外(口服止痛药)治疗无效。因其女儿1年前右桡骨茎突狭窄性腱鞘炎被我针灸治愈,至今未复发,故特意驱车100公里来我院就诊。

取穴:腕顺一二留针45分钟,配合做握拳动作。
疗效反馈:5分钟后疼痛无力逐渐恢复,45分钟后恢复90%,次日随诊基本恢复正常,再针一次作为巩固。
患者离别时告诉我说:“王医生啊,治病找对医生太关键了!”

No.10——不寐、下肢水肿

马晓琼师姐医案:不寐、下肢水肿 患者女,53岁,身高158cm,体重75kg,教师,10年前因琐事,突发夜不能寐,到处翻箱倒柜,嘴里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语,后被家人送往精神科,诊断为精神分裂症,给予口服精神类药品有三种(具体药名不清),三个月后状态较好,但是病人并不是自愿服药。因此未再工作。后逐渐断药,精神状态逐渐恢复如初,再次强迫服药效差,后断续服药(同前,但是由于不愿意服药由别人投在盛好饭的碗里服,剂量无可掌控)。1年前右下肢痛伴水肿甚,被当地三甲医院诊断为下肢深静脉血栓,建议手术治疗,期间检查发现血糖高,控制血糖,预打胰岛素,病人拒绝,随之出院,口服血府逐瘀胶囊,未见肿消。 今年4月份起来诊,查体舌红少苔,右脉三部沉细,左寸弦数,关弦紧,尺沉。满脸通红,双目凝视远方,眼球轻度充血,询诊期间反复出入,有幻听、幻觉,拒绝与他人交流,并不停有口涎吐出,右下肢水肿发亮,左下肢轻度水肿,皮温偏高,膝关节以下皮肤颜色逐渐发红,并见青筋隐隐,延及足背,局部皮温偏高,以内踝尖为甚。

治疗:给予双侧火膝穴放血,双下肢青筋处放血,部分区域呈喷射状暗红血迹,针左止涎 (单侧)神五针,次诊,诉夜间睡眠可,口吐涎沫次数减少,继针止涎穴,神五针;针五次后主动与他人交流,不再吐痰,去止涎,加足三重破气行血,同时服小柴胡汤合旋覆代赭汤加减(开七付煎药袋装成21袋至今还有3袋没有喝完)睡眠好。期间出现右肋缘下至腹股沟区条索样痛,此时再次出现烦躁、夜不能寐、甚至幻听幻觉严重程度。后每周一次青筋放血,病人自觉放血后人特别轻松,如此共8次,间断针灸下三皇 足三重 上三黄,目前病人精神状态好到每日出去与人跳舞,主动关心家人,做家务,左下肢水肿消,右下肢轻度水肿。腹股沟区条索状肿块未触及,血糖正常。 ‌

No.11——拇指腱鞘炎

主诉:右手拇指疼痛、不能屈伸10天
现病史:病人右手拇指疼痛,触之痛甚,不能握物。关节不能屈伸,强力屈伸能听到响声。曾在他处服用美洛昔康片和活血祛瘀中成药,疼痛有减轻,拇指屈伸功能无改善。

体格检查:右手拇指掌指关节掌面压痛,不能屈伸
初步诊断:右拇指屈指肌腱腱鞘炎(医者印象)
取用穴位:左侧腕顺1、2,重子、重仙,五虎1、2。
操作过程:健侧取穴,留针45分钟,动气。
(附治疗前后对比视频)

No.12——突发性耳聋、耳鸣

主诉:左耳耳聋、耳鸣二十六天。
现病史:一月前因病毒性感冒,突发左耳耳聋耳鸣,到县人民医院诊断为神经性耳聋,其它检查均正常,无高血压、糖尿病史,收住院治疗9天效果甚微(具体用药不详),出院后在某诊所输液、针炙,治疗效果不显。经患者推荐来我处治疗。

先于少商、三重点刺出血,后针灵骨、指驷马、火硬、花骨一穴,健侧听宫、醫风。治疗第五天,患者自诉耳聋、耳鸣症状消失,继续治疗2天,去花骨一,加中下白,前后随访两次,己痊愈,无复发现象。

No.13——落枕

主诉:睡觉起来脑袋转动不了,颈项疼痛。患者妻子补诉:老公怕热,空调吹了不过瘾,又用电风扇对着吹,吹了一晚上,早晨起来就这样了。

诊断:落枕,风邪袭表。
当即针左侧中下白和叉三;右侧肺心穴。同时让其转动颈部(动气)。
留针半小时后症状改善百分之七十。离开时嘱咐他不可再着风着凉,有何情况,明天上午再电话沟通,次日早上他自己驾车回到老家扬州去了。

No.14——尿路感染(外阴斑疹)

处理: 左姐妹三穴、右外间浮间、火硬火主,30分钟后感觉阴部舒适,60分钟后,唯觉小便略微有点热。
2017/09/07 二诊 诉仅外阴微痒,小便灼热刺痛感已无。
处理: 左外间浮间右火主,30分钟后已无不适,60分钟起针。
以上类似案例均以纯董针治疗共5例(本例兼有外阴红斑、阴痒)尿路感染效果极好!均在2~4次治愈。

No.15——神经性尿频

主诉:尿频、尿急3天。

【检查】由于此患者是我这里的老病号,对她的身体情况比较了解,知道她素来体弱,脉象尺部沉细,饮水后不久便急于小便,量多,初步诊断为“尿频(肾气虚证)”。
【治疗】常规取肾关、通肾、下三皇、浮间、外间、木妇、中极、百会等穴位,交替使用,每天一次,治疗5天。每次都是治疗完短时间内尿频尿急略有好转,三四小时后,病情又反复如前。治疗期间,曾嘱其去医院做相关检查,尿常规、膀胱B超均无异常。
治疗5天后,患者因忙碌没有继续来治疗。直到又过5天后再来,诉病情同前,并诉“忙的时候就没感觉,一坐下来没事干,就想上厕所。”结合她前期治疗效果不佳以及实验室检查无异常,确诊为“神经性尿频(肾气虚证)”。
取:神五针,双侧肾关。次日来诉“明显改善”,并抱怨我“怎么一开始不给她这样治疗”。治疗3次即已基本恢复正常,又巩固一次,一共4次,至今半月余未再复发。

No.16——胁肋疼痛(外物击伤所致)

主诉:右肋疼痛5天。
现病史:5天前在石河子市工作时遇大风,单位大门被风吹动,躲闪不及被门拍伤右胸胁部,倒在地上,呼吸不得。送当地武警医院X光显示肋骨无骨折,无气胸,CT显示肝脏正常。开具伤科跌打片和布洛芬缓释胶囊服用。服用4天后疼痛略缓解,不敢深呼吸和右侧卧位。适逢单位派遣回烟台公干,来诊。

查体:神清腹软,表情痛苦。右侧锁骨中线直下平第七肋为中心约一掌大的面积,压痛明显。
拒深呼吸、大笑,上身俯仰和大声说话亦感疼痛,余正常。
治疗:健侧灵骨、大白、足驷马。患侧外三关(交替足三重)
针后约十五分钟后,开始敢大声说话,诉疼痛明显减轻。第二日来诊表情自然,诉疼痛减轻一半了。针方同前(唯外三关和足三重交替),连针4天。第五天单位公干结束,前来告辞。已经可以谈笑风生,唯不敢深咳以及俯仰略感不适。

No.17——蘑菇中毒(急诊)

在等化验结果过程,看患者太痛苦,施针灸:双下肢解穴,一侧分枝上、下穴(当时患者不适,侧卧床上,不便两侧分枝用针),约5分钟后,恶心、头痛、冒冷汗感得到控制,15分钟后所有不适感消失,已经能正常交流,思维清晰!

No.18——急性腱鞘炎

主诉: 9月15日,右手腕开始肿痛。9月18日,肿痛加重,稍动即痛。请假去看医生,诊断为急性腱鞘炎,肌腱劳损。
发病原因:工作需要,每天长时间使用鼠标。

取穴:外三关,五虎一、二,灵骨、大白。
次诊明显消肿减痛,第三天按诊诊查时,发现火腑海穴处酸痛,加一针,针尖朝手掌方向。
五次痊愈,为固疗效,加针一次,共针六次。至今未见复发。

No.19——咽炎

【体格检查】身高1.6M,中等身材,生命征正常,面色苍白,睑结膜无充血水肿,咽部充血,咽后壁有散在性细小水泡,心肺(-),余无特殊。
【门诊诊断】咽炎。
【治疗】针灵骨、大白、木穴、少商。
【治疗观察】三十分钟针毕,疼痛大减!吞咽已无疼痛感,面色苍白已转红润,面露喜色!

No.20——舌部溃疡

查舌体厚,舌质暗红水润,周边长满疮疡,苔薄白。
针灸:商丘,复溜,太白,肾关;
次诊,患者反馈舌部溃疡已不太痛了,而且晚上只起了一次夜,后因患者没空,未能持续治疗;
一周后口腔溃疡再次复发,与之前无二,遂叮嘱连续针五次,隔一日一次,连针三次,又因为工作原因,未再继续,20余日后追访,患者反馈口腔溃疡未再复发。

No.21——面肌痉挛

主诉:左侧外眼角下颧骨处不自主抽搐7天,未经其他治疗。高血压病史15年。

刻下:表情自然,口苦,咽干,无头疼,头晕,无四肢麻木,唯左侧外眼角下颧骨处不自主抽搐,血压170/110,舌红,苔薄黄,脉弦紧。
取穴:右侧四花上穴,上巨虚(针尖向上,深针3.5寸),阳陵泉,肾关,太冲。留针90分钟,不用电针(考虑是颤症)每十分钟行针一次,平补平泻,同时让患者用手抚摸患处,以动气。一次而愈!

No.22——宿醉

经简单询问,果然是前几日醉酒未能恢复,恰好患者也想试试针灸,遂为他针灵骨大白,针入,患者即呼瞬间清醒许多,留针30分钟。次日患者独自返程,五六日后再见,患者笑容满面地告诉我,回程旅途中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舒适。

董针助手